广州空运公司|航空货运|广州空运|广州航空货运|广州航空速运|广州航空快递|空运,国内空运,机场空运,航空货运,航空物流,航空快递,广州机场空运,广州国内空运,广州机场快递,广州服装空运,广州水果空运,水果空运,空运公司,国内空运,航空快件当日达,广州飞机空运,飞机托运,飞机空运,包机服务

全国客服热线

4001-691-791

行业资讯

国内空运公司、国内航空货运-机场货运部

  • 发布时间:2022-07-03
  • 浏览量:87
       国内各大航司飞机队大扩张:国内航空货运“军备竞赛”。
  曾经在中国航空运输业“风头”远不及连年高速增长的客运业务,却因在供应链安全以及新冠疫情爆发之后需求爆发式增长,航空货运业务在政策与市场的双重加持之下,正进入一个从基础设施布局到运营模式变化、地方政府重新认识其作用以及资本关注度和参与度高度活跃的新机遇期。
  国内最大的航空货运企业顺丰航空有限公司(下称“顺丰航空”)仅仅在6月中旬,就已经引进了当月第二架新的货机。在今年上半年多个核心城市受疫情影响的不利局面下,顺丰航空已经新引进了4架货机,从而使得机队规模达到72架。
  货航遍地开花
  在顺丰航空今年引进的4架新货机中,中长程宽体机型波音B767-300F就占到了三架,在2021年全年引入的7架新货机中,767-300F也占到4架。根据非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目前顺丰航空自有的72架货机机队中,包括767-300F以及B747-400ERF这样的宽体货机就已经达到17架,按照顺丰航空方面此前的说法,其机队中“具备中远程航行能力的大型全货机数量还将持续增长”。
  这一思路变化背后,是顺丰航空即将迎来其建立以来一个最大的变化,进驻即将启用的湖北鄂州花湖机场(下称“花湖机场”)运营。这个亚洲第一、全球第四的航空货运专用枢纽机场在启用之后,将对中国航空货运业的运营模式以及网络拓展等方面带来非常大的变化。
  按照接近鄂州花湖机场货运部方面的人士在近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的信息显示,实际上在1月完成校飞,3月完成试飞,6月通过民航部门组织的第二批行业验收之后,围绕最终投用方面的进展就已经逐渐明朗。机场也已经局部开始运转起来,按照该人士的说法,“目前除了还没有定期航班起降,实际上基本已经进入了投运状态。”
  从当地相关部门发布的信息以及当地媒体援引花湖机场货运部方面的说法,机场将在6月底宣布建成投用。由于机场还兼顾一部分客运功能,因此会先行开通一部分国内客运航班,货运航线则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运营,“货运首期开通鄂州至深圳、上海2条航线,待全面开启国际货运功能后,将开通大阪、法兰克福等国际货运航线,打造便利空中通道。”
  花湖机场建有2.3万平方米的货运站、67.8万平方米的分拣中心及2条3600米长、45米宽跑道,是中国首个专业货运机场。顺丰航空作为花湖机场主要的货运运营方,从此也将从分散在国内几个主要的大型枢纽机场货物转运设施的布局开始进入到围绕着一个核心枢纽布局的模式进行转变。而与此前多枢纽、高频次、集中以中短航程为主的货物流转方式相比,以大枢纽为核心,通过将主要的货物集中在核心枢纽再转运的模式显然也对运力结构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也是顺丰航空开始逐渐加强远程宽体货机在机队中占比的原因之一。
  按照一位从事航空货运业务多年的资深业内人士在近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的说法,“之前多枢纽运营时更多是点对点航线,货量不一定很大,但频次很高,因此窄体货机完全可以胜任,但围绕一个核心枢纽运营之后,所有货物集中之后再分散流转出去,货量肯定有非常大幅度的提升,这时候宽体货机的效率和经济性都会更适合,更何况顺丰的目的远不止国内网络,未来以鄂州为基点拓展全球的航空货运网络,还需要更多大型远程宽体货机,所以现在开始调整运力结构正当其时。”
  按照顺丰集团高层此前在投资者会议上的说法,“会从小机型向中大机型转变,将部分点对点的航空运输模式向轴辐式的航空运输模式转变,进而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特别是机队运营的单位成本。预计在2025年左右,顺丰经过鄂州的国内航线将达50个左右,国际航班10个左右。”
  不仅仅是顺丰航空,国内电商巨头京东集团投资建立的江苏京东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称“京东航空”)也在本月中旬开始进行运行合格审定工作,按照中国民用航空局(下称“民航局”)对新成立航空公司的审批流程,这也意味着京东航空已经接近正式获批成立。
  根据民航局此前发布的为京东航空颁发公共航空运输企业经营许可证的公示材料,京东航空主基地位于南通兴东国际机场,经营范围包括国内(含港澳台)、国际航空货邮运输业务。民航局目前已经批准京东航空引进3架波音737货机,而在2021年举行的珠海航展期间,京东航空方面就已经派出代表与诸多航空制造企业开始接洽,商谈引入全货机或是改装货机的事宜。今年1月,一架波音737-800F客改货机型已经交付给尚在筹建期的京东航空。
  与顺丰航空对标联邦快递一样,京东航空在未来发展的模板上也有一个类似的对标企业,即电商巨头亚马逊旗下的Prime Air。同样在电子商务、仓储、地面物流服务方面投资巨大的京东集团能否通过京东航空帮助其在电商以及物流服务方面进一步拓宽市场空间,与顺丰航空是否可以帮助顺丰集团从一家区域巨头成长为全球跨境物流运营商中的有力竞争者,都至关重要。
  此外,国内目前最新一家已经获批投运的航空货运企业,中州航空有限公司(下称“中州航空”)在2020年1月获得经营许可证,同年4月取得运行合格证之后,目前机队规模已经达到6架。
  而另一家依托快递服务网络建立的航空货运企业杭州圆通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也已经从今年开始引入远程宽体货机。作为“国家队”的中国邮政航空有限公司目前运营着29架窄体货机,但也在不久前通过合作方悄然发布了一条波音777F机型培训的招标公告,显然也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这款运载能力强劲的远程宽体货机的运营商。
  资源倾斜与座上宾
  与此前十几年各地方政府对航空客运业务的追捧,以至于不惜采用投资入股或是资源置换等方式建立一批地方名号的航空公司相比,随着国内市场竞争的逐渐深入,大型国有航空集团对市场绝对的主导作用很难被打破,再加上两年多以来由于疫情对客运业务的“灭顶式”打击,同时随着供应链安全以及受运力萎缩带来的航空货运需求爆发,一些地方政府早已经开始将目光投向货运,或是在疫情之后加速了在这些领域的布局。
  按照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6月20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全球股东大会上发布的数据,2022年全球航空货运收入预计将达到1910亿美元,虽然比2021年的2040亿美元略有下降,但几乎是2019年1000亿美元的两倍。总体而言,预计2022年行业货运量将超过6800万吨,再创新高。
  一些省市先后出台了针对航空货运企业的补贴办法,比如深圳在3月出台的措施就明确提出对新开通定期货运航线每条给予最高不超过7000万元资助,新开通短期货运航线(含包机航线)按出港货量每吨500元的标准资助。
  河南也一直希望将郑州建成为货运枢纽,因此不惜通过国有控股投资公司出面收购了包括卢森堡货运航空股权以及中原龙浩航空等企业的方式为本地“战略储备”。
  海南则在近期发布的《海南省“十四五”现代流通体系建设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将加快发展现代物流体系,主要包括建设物流枢纽网络、完善区域物流服务网络、健全冷链物流设施体系等十一项任务。根据《实施方案》,“十四五”期间海南将加快开通洲际国际航线,打造4小时、8小时航空货运服务圈,构建24小时全球可达的航空货运服务体系,建立“腹舱+全货机+航空货站”协同发展机制,完善海口、三亚、博鳌、东方机场的航空货运网络布局,推进国际邮件、快件、跨境电商等监管中心建设。
  海南省也在去年出台措施,决定设立航空货运发展财政补贴资金用于鼓励海口美兰国际机场货运部、三亚凤凰国际机场货运部和琼海博鳌机场货运部的全货机航线以及货邮集货业务发展,补贴对象为符合规定条件的航空公司、包机商、货运代理企业等。按照补贴办法,对执行全货机航线的企业,按进出港货运量,给予货运量补贴。同时还对特殊货物制定了专门的补贴标准。
  此外,起家地在河南的中州航空此前刚刚申请变更主运营基地机场,从郑州新郑国际机场货运部变更到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通常这样的操作可能都与新的基地可以获得更多资源倾斜或是针对性扶持等措施有关。
  在6月20日,海南省官方新闻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显示,海南自贸港“两主两辅一货运”机场体系之中的东方机场,已选定三个预选场址。东方市主要领导在发布会上介绍,东方机场定位为客运支线、货运枢纽机场货运部。该市致力将其建设成为面向太平洋、印度洋的区域性国际货运枢纽机场,海南自贸港航空物流集散中心,“陆海空”一体交通物流节点枢纽。
  海南自贸港正加快推进“两主两辅一货运”机场体系建设,即以海口美兰、三亚凤凰为干线机场,以儋州机场、博鳌机场为辅线机场,以东方机场为货运机场。
  一些靠近大型枢纽机场的中小型机场货运部则也寄望于通过货运业务来改善机场货运部的运营状况,因此对国内航空货运企业有不同力度的支持。像苏南硕放机场在6月19日刚刚开通了往返日本的定期货运航线,其运营商就是圆通航空。航线采用波音757全货机执飞,执行航班班期计划为每周二、周四、周日各执飞一班,每周共计执飞三班,每班可搭载货物25吨左右。首个航班载着电子元器件、医疗器械等货物飞往日本。
  按照苏南硕放机场货运部方面说法:下一步,机场将继续完善航线布局,着力打造长三角地区货运航空枢纽。